豁然开畅!刘禹锡两首桃花诗隐藏的玄机(图)

中唐时期的这一代人都是多才多艺的。韩愈、柳宗元都既是散文我们、出色的诗人,又是思维家、教育家。刘禹锡也是如此,不过,他与韩愈、柳宗元又有不同。刘禹锡虽然对思维的争论也很感爱好,但就气质、能力说,他主要是一个政治家而不是思维家,其终身的爱好也主要在政治方面。那么,刘禹锡为什么两吟桃花诗?透过“桃花诗案”的吟诗结案过程,我们能看到诗人的哪些精力呢?



一提起刘禹锡,许多人便会想到使其个性大放荣耀的“桃花诗案”。透过“桃花诗案”的吟诗结案过程,诗人刚直不阿的品质、对达官显贵的鄙视及其为真理不屈的斗争精力跃然眼前。

刘禹锡,字梦得,洛阳(今河南洛阳)人,我国唐代著名的文学家、哲学家和诗人。他一生从政,早年官至监察御史,后贬官为多处刺史。可以说,刘禹锡生不逢时,他日子在唐代中后期,安史之乱后唐朝呈现了宦官擅权、藩镇割据、朋党之争的社会局势。刘禹锡关于这样的社会现实颇感不满。于是曾参加了王叔父领导的改革运动,可是遭到失败,仕途进一步堕入坎坷,屡次受贬。然而,正是这段阅历,却为他后来的文字打下了渊博的基础,写出了《刘梦得文集》四十卷。

据《旧唐书·刘禹锡传》和《新唐书·刘禹锡传》记载,唐永贞元年,时并称“二王刘柳”(王叔文、王伾、刘禹锡、柳宗元)的刘禹锡因参加王叔文、王伾和柳宗元等人的革新活动遭到株连,初被贬为连州刺史,行至江陵,再度被贬为郎州司马。通过十年漫长的远谪生涯之后,诗人终于在宪宗元和十年被朝廷“以恩召还”,回到京师长安。可是,漫长的远放生涯并未改变诗人的初衷。是年春天,他借去京郊玄都观赏桃花一事,写下了《元和十年自郎州承召至京,戏赠看花诸正人》一诗,即《玄都观桃花》:“紫陌红尘拂面来,无人不道看花回;玄都观里桃千树,尽是刘郎去后栽!”

在这首诗中,诗人借花讽喻,以明艳趋时之桃花隐喻充溢朝中暂时取得权势的奸佞小人,对抱残守缺的保守派给予了辛辣的挖苦和无情的嘲弄。因此,王湘在给《千家诗·七言·玄都观桃花》作注时指出:“玄都观桃花千树,指执政之官。刘郎,自喻也。言满朝之人皆吾去后而升迁者。”诗的前两句正面写出长安近郊尘土飞扬、纷乱嘈杂的热烈局面,明写以桃花红艳趋时的盛况,暗里讥讽保守实力的趋炎附势和结党营私。诗的后两句即由物及人,触景生情,把“桃花”的趋时盛况与自己的遭遇联络到一同,强烈地鸣出了地主阶级革新派的不平之忿——“玄都观里桃千树,尽是刘郎去后栽。”轻视之情,跃然纸上。假如说诗的前两句还较为含而不露的话,那么到了这里真实是矛头毕露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