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商投资法草案五问待解:当地政府可否制定政策?

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将审议外商投资法草案;当地政府可否制定外商投资政策等引重视

明日行将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,议程其间一项是审议外商投资法草案。此系上一年12月23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初度审议后,草案在两个多月以来第三次审议。

改革开放后,《中外合资运营企业法》《外资企业法》《中外合作运营企业法》相继出台,构成了以上述 外资三法 为主的外商投资法令准则体系。不过近年来,面对新形势, 外资三法 难以习气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需要,制定新的外商投资法提上日程。

作为外商投资领域的基础性法令,外商投资法早在2011年就已启动修法研讨,2015年第一次在商务部官网公开征求定见,当时法案名称为《外国投资法》。上一年12月23日,法案二度公开露脸,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初度审议,此时法案名称已调整为《外商投资法》。初度审议36天后,本年1月28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门加速会议,即十三届全国人大第八次会议,二次审议草案。

此前两次审议,草案提出了 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准则 外商投资并购反垄断审查 等重要规则,明确外国投资者、外商投资企业未按要求报送投资信息罚款上限50万元。同时,该不该赋予当地政府制定外商投资政策的权限,是否明令禁止 使用行政手法强制转让技能 等五个焦点问题,也引发了各界重视。

焦点问题1

当地政府可否制定外商投资政策?

该不该赋予当地政府制定外商投资政策的权利?这是一个贯彻此前两审的焦点议题。

一审稿规则,当地各级人民政府可以在法定权限内制定外商投资促进政策。江小涓、郑功成均对此提出不同观念。 这是前些年十分头疼的问题 ,江小涓说, 外资带了一个项目,跑遍全国,就看谁给的政策最优惠 。她建议将上述条款修正为 各级人民政府在法定权限内制定投资优惠政策时,外商投资企业可以对等享用 ,体现中外资竞争中性原则。

郑功成当时也表明,从市场经济的公平竞争来看,我国的外商投资政策宜统一,当地可以采纳提高行政功率、改善公共效劳等措施,但不宜赋予当地各级政府制定促进政策的权利。应防止在土地供给、资源、行政审批等方面特事特办、允许不缴或少缴社会保险费等问题。

不过,二审稿并未选用上述建议,仍规则:当地各级人民政府可以在法定权限内制定外商投资促进政策。因此再度引发评论。

委员孙建国提出,关于当地政府给予外商投资优惠的规模和幅度,应该有详细的配套法规,不能完全各自为政。 对逾越政府权限给予外资不合理优惠,或者许诺合理优惠后期不能兑现的,或者违背法令政策规则排挤冲击投资人、严峻损害投资人利益的,要明确规则处分的方法,并尽快在相关配套法规中详细规则清楚,以保证法令的正确施行,使这部法真正对吸引外资发挥积极有用的保障作用,促进我国进一步构成全面对外开放的新局势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