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狗社区的差异化也是一种文明维度

“许诺不养狗才干买房”,近日,山西运城某小区为打造无狗社区,向购房者提出了特殊要求。23日,该小区房地产开发商通知记者,这条规则属于“软约束”,是期望从源头上建设无狗社区。针对此事,律师表明,开发商的禁狗条款已明确奉告消费者,生意两边在自愿的条件下达到协议,应属有用的合同。(2月24日《北京青年报》)

房产商意欲打造“无狗社区”,要求购房者作出“不养狗许诺”,虽然许诺很难兑现,但建设无狗社区的尝试与做法,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。毕竟开发商以出售房产盈利为方针,设定一个不养狗的门槛,意味着可能会失掉一部分养狗购房群众,并引发情绪恶感。

凡事有利有弊。狗患扰民,又引发更多人的焦虑与不满。养狗触及相邻权,不文明养狗行为会影响歇息权、环境权乃至危及人身安全,犬类不分时间的吠叫会影响相邻者的歇息,随地巨细便又会污染公共环境,一些大型犬类具有很强的攻击性,极易形成人身伤亡与生命安全。2009年卫生部发布的《中国狂犬病防治现状》表明,依据我国人用狂犬病疫苗的使用量,估计全国(不含港澳台)每一年被动物伤害的人数超过4000万人。就在本年春节正月初五,75岁的白叟马玉书早上八点半下楼遛弯,走到海林市北苑街与东旭路交口时,被4只凶猛的牧羊犬围着撕咬,因伤势过重而失掉了生命。前不久,在湖北荆州呈现恶犬伤人,一女婴被烈性犬咬伤面部,缝了上百针,引发了大众的强烈不满。

狗患之下,维权同样成为一件本钱极高的事,一些狗主人没有赔偿能力或者有意逃避职责,往往给被损害者及其家庭带来第二次伤害。从法令层面看,现在还没有针对养狗方面的专项立法,不少触及养犬管理的条文规则散见于各法令法规中。如《侵权职责法》第七十八、七十九、八十条对养殖的动物的行为,作出了较为明确的侵权赔偿规则;《治安管理处分法》第七十五条规则,“关于养殖动物搅扰别人正常日子的,处正告;正告后不改正的,或者听任动物恫吓别人的,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。”

从当地层面来看,其时各大中城市都已先后出台相应的养犬管理法令规范,一些规则还被称为“史上最严”,比如2016年7月,《湖北省物业效劳和管理条例》经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,明确规则, 物业小区禁养烈性犬和大型犬。违者由公安机关没收犬只,并处5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罚款。然而事实上,养殖宠物没有门槛且实践挂号率低,在区域内并没有明确的数量把握,再加上执法阻力大,风险程度高和执法取证难,养犬管理法令规范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,不文明和不规范养狗行为难以被有用约束。